戴斌:亲亲洛宝贝,守护家国梦_AG视讯研究院
首页 > 专题研究 > 戴斌:亲亲洛宝贝,守护家国梦
戴斌:亲亲洛宝贝,守护家国梦
    2019-3-21 10:45:00     字号:[    ]

3月20日下午,由AG视讯研究院、大业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学龄前亲子文旅实验室”市场研究报告发布会在京召开。戴斌院长出席会议并做了题为“亲亲洛宝贝,守护家国梦”的主旨演讲,全文如下:



鞠萍姐姐,您好!

“我是看着您主持的七巧板和大风车长大的”,这是AG视讯的小伙伴要我转达的。自己倒是没有这个福份的,小时候在淮河边村子里,都不知道电视是怎么回事,能从话匣子里听孙敬修爷爷讲故事就不错了。事实上,很多人的艺术启蒙和社会认知往往来自于“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口唱大戏/请闺女,接女婿/外孙女,也要去”的儿歌,来自于滚铁环、丢沙包、过家家的游戏,来自于婶婶大娘们口中的牛郎织女天仙配、十八相送祝英台的民间传说。直到有一天村子里放露天电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渔童》,打开了新世界的窗子。这是多么美丽的新世界:从年画里走出的渔童,在鱼盆里一边跳舞一边吐出珍珠的金鱼,让白胡子的老爷爷在睡梦里都笑醒呢。后来,《大闹天宫》的猴子王真的变成了齐天大圣,《小蝌蚪找妈妈》长大后变成了青蛙,我的少年时代也就结束啦。后来,又陪伴孩子看了《天线宝宝Teletubbies》《火车宝宝Chuggington》《查理和罗拉Charlie and Lora》《爱探险的朵拉Dora the Explorer》《小猪佩奇Peppa Pig》。直到有一天,她开始在《火影忍者》等日漫中建构属于自己的世界,我知道该是目送的时候了。再后来,我以旅游的名义走遍了这颗孤独的星球,才发现:无论任何国家和地区,不分任何种族和肤色,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对爱的渴望、对未来的幻想,都是学龄前儿童与生俱来的天性。正是《洛宝贝》这样的动画片,正是《大风车》这样的电视频道,陪伴着都市和乡村一代又一代的婴儿、幼儿、少年,让他们心里有爱、眼里有光、肩上慢慢有了责任,健康自信地成长。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想和文学家一起回到学龄前,看一看成年人看不到的世界,说一说婴幼儿说不出的话语。在绿野仙踪般的世界里,天空、大地、海洋、沙漠、仙人掌是真实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是真实的,小英子的城南旧事也是真实的。安徒生的童话为什么能够得到那么多国家和地区儿童的喜爱,并在世界文学史上拥有那么高的地位,因为它真啊。这个真不是成人世界的理性和真实,比如“豆荚里的豆子,整整齐齐地排着,他们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绿的”,真实吗?真实。这是儿童世界的感性真实,是孩童眼里的世界,甚至是没有绝对的善和恶,就是随心所欲的想象,就是可以胡来的。童化了的艺术家拿起彩色蜡笔,“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画出笨拙的自由/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想和大业漫奇妙的小伙伴们一起,陪着洛宝贝去看东城街边的报刊亭、春天溪水里的小蝌蚪、非洲草原的小狮子,还有法布尔笔下的昆虫。等你长大了啊,还要陪你去看全世界。


苏总、小田,你们好!

第一次与大业漫奇妙团队见面的时候,就有莫名的亲近感,就像邓丽君的《甜蜜蜜》,“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直到双方的团队坐下来才发现创业的经历如此相像,人本价值观如此接近。是啊,无论是皮克斯、芝麻街的创作团队,还是宫崎骏和斯坦·李,没有一颗哪怕历经人性的黑暗却依然不可救药地爱着这个世界的美丽心灵,没有那份守护如此柔弱之真的创作能力与商业体系真挚磅礴的自觉热情,又怎能够创作出让中国学龄前儿童如此喜爱,还打动艾美奖评委与九故事(Nine Story)全球推广团队的《洛宝贝》呢?过去我们讲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今天也要讲世界的,也是中国的。在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的今天,在小康社会旅游梦越来越成为现实的今天,为了推动文化服务效能和旅游业的高质量发展,包括大业传媒在内的民营企业是国家战略应该培育,可以依靠的市场主体。


我和AG视讯研究院的学术团队,愿意与企业家站在一起,共同研究学龄前的文化和旅行需求,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支撑文化产业的创新发展。过去一年里,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已经成为系统、行业和社会的显话题,大家对融合发展的必要性、可行性做了大量的理论研讨和实践探索。历经了太多的宏观尺度和庙堂叙事,我更愿意和大业传媒这样的文化企业,漫奇妙这样的创作团队开展实质性合作。可能有人会说这个实验室的切入口太小了,比起那些动不动就战略、政策、工程之类的大词来,似乎显得不那么带节奏。可是看一看1亿多0-6岁儿童对外面世界好奇的目光,想一想家长们对他们健康、快乐成长的期盼,就知道这份合作是多么地任重而道远。国家有需要,人民有期待啊,同志们!要拍出承载人类共同文明和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陪伴学龄前儿童成长,传得开、记得住、孩子们又喜闻乐见的优秀动画片,既要艺术创作,也要有质性研究和量化实验。我们需要了解这个日渐增长的市场到底有多大规模,是否可以进行不同维度的细分,又有哪些需要精心呵护的需求可以产品化?为此,双方的专业团队将会在理论建构的基础上设计系统的测量与评价体系,通过旅游经济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的专业调研平台收集数据,定期开展头脑风暴,做好产品研发的中试和投产后的市场跟踪。


童年时代的影像记忆可能建构目的地的形象,但是从记忆到形象认知,再到旅行动机和消费决策,可能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不少人之所以愿意去非洲旅游,就是因为童年看《狮子王》而建构了对非洲大地的美好想象。由是出发,我们确实可能用文化彰显旅游的品质,用旅游促进文化的传播。但是从动画经典IP到文化创意和旅游产业开发,不可回避的是一个漫长的市场培育和时间积淀的过程。不要总想着拉流量、做网红,片子还没拍、剧本没写好就想着衍生产品的开发了。人间正道是沧桑,还是多些智慧和耐心的好。


我们还要一起去寻找拥有共同价值观的艺术家和创作团队,一起去发现和培育承载人类共同文明和中华文化传统的动漫精品。事实上,艺术精品从来都是遇见的,从来都是优秀的人才创作的,而不是培养和训练出来的。文化产业当然离不开资本的推动和商业的力量,《天线宝宝》如此,《洛宝贝》也是如此,但是在文化和艺术面前,特别是面向学龄前儿童的动漫作品,投资者和企业家都必须保持应有的谦卑。

 

各位领导、专家学者和媒体朋友,你们好!

动画片的开发从来就离不开科学理论和研究开发的支持,否则是走不远,也传不开的。已影响美国四代儿童、超过7600万美国人在成长过程中看过、覆盖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芝麻街,最初就是源于一份智库研究报告《学前教育中电视的潜在用途》,直到今天依然带着强烈的研究和教育色彩。从其2017年财报看,收入构成中除了节目发行和品牌授权,有30%来自于企业基金和政府捐款。支出构成中,58%用于媒体和教育,25%用于国际影响力提升,而14%则用于创意、策略和研究。由于是关系到儿童成长,因此对该项目的长期跟踪调查表明,经常看芝麻街的学龄前儿童比不看的儿童,社交能力高出40%,到了高中阶段平均分则高出16%。在日本,动画片的受众群体已经延伸至成年人。正是看到这个巨大的市场潜力和社会教育功能,腾讯、爱奇艺、亚马逊、Netflix等互联网公司均对动画制作、发行和播放平台采取了战略进入的态势。


我愿意与旅游、影视、网络、文化、教育、科技等主管部门,以及共青团、妇联、残联、关工委、宋庆龄基金会等社会团体,以及所有关心儿童健康成长的社会组织一道,为学龄前文化创意和旅游休闲领域的法律、政策和治理体系的完善,为创业创新和创造环境的优化而努力奋斗。世界动画片大国对于动画片的创作、播出及其衍生品开发都有严格的规则,学龄前儿童可以看什么,听什么;不能看什么,听什么,包括电视播出的时间段和时长,甚至字幕条的单词数都有具体的规定。相对而言,我们现行的审查制度还是定性的、粗线条的比较多,而定量的、可操作的规定则相对较少。无论是内容生产、渠道发行,还是品牌授权,既需要促进创新,也需要依法监管;既需要保护受众群体,也需要保护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从发展趋势看,像迪士尼、环球影城、海昌海洋公园、长隆野生动物园这样体量巨大的主题公园还会有一定的生存与发展空间,而万达宝贝王、比如世界、洛宝贝、以及M&M等小微型室内乐园同样具有前瞻性。大公司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小项目更需要司法和行政救济。如果不能在知识产权方面取得实实在在的进步,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进程就不可能顺利展开。


动画片和儿童文创离不开孩子需求培养,更离不开父母的观念更新和进程参与。一位从事幼教五年的老师在讲稿写作过程中分享了她的观点:千万不要把我们的“认为”当成孩子的“真实”,脱离父母视野后的孩子,其实有我们想象不到的另一面。父母第一次送孩子上幼儿园,想象的画面经常是什么?不愿意离开父母,牵胳膊抱腿地哭闹。可事实是只要父母一离开,绝大多数小朋友会在第一时间融入集体,开心玩闹和游戏。要相信我们的孩子是勇敢、自信并有能力面对不同环境的,要让我们的孩子像Like a girl那样,在温暖、安全和自信的环境中成长,自主选择自己的未来,而不是像电影《狗十三》的父亲那样,终有一天面对强制社会化的女儿,泪流满面。


很快就人间四月天了,一树一树花开的时节,绿草茵茵的世界,我想亲亲我的宝贝,守护家国的未来。



作者:戴斌

来源:AG视讯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AG视讯研究院 网站管理:AG视讯信息中心 京ICP备11009676号
管理员邮箱:webmaster@cnta.gov.cn